新闻中心
news


省养老机构管理及照护服务日本培训团赴日学习“取经”
2018-12-20 11:05

2018107日至1020日,由浙江省民政厅组织的“养老机构管理及照护服务日本培训团”一行24人,以及驭信董事长吕超东在省民政研究中心主任沈佩玲(团长)的带领下,先后赴东京和静冈开展了为期14天的培训学习。



 

本次培训学习活动,得到了省厅有关领导的关心和支持,社会福利与养老服务处陈建义处长在行前会上给团员们进行了全面的辅导,明确了培训团的任务要求以及相关外事纪律;日本邀请方“一般社团法人日中协会”对整个培训内容作了精心的安排,团员学习借鉴到了很多日本养老机构管理及照护服务方面的先进经验,具体情况报告如下。

一、学习考察的基本情况

培训团主要任务是学习了解日本的社会养老福利制度和养老福利机构管理、福利设施设备研发、护理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先进经验和做法,并对相关涉老社会组织、机构、学校等进行访问、交流等,以期能进一步促进我省养老事业发展和养老机构服务质量提升。

在东京学习考察期间,我们聆听了著名设计大师原田镇郎先生作的《日本高龄者居住设施之事例介绍》,城西大学教授张本纪寻作的《日本养老制度和养老设施的现状及发展方向和中日比较》,日本临床医学博士赛序波作的《日本医养融合模式实践与展望》,日本女子大学社会福利学系主任沈洁作的《日本中国养老设施的比较与发展趋势》,参观考察了特护老人照护机构—治愈里、松山福祉专门学校、高龄社会福祉综合中心等,参观了国际福祉设备展。

在静冈县学习考察期间,先后与静冈县、静冈市的福祉长寿部门进行访问交流,进一步了解了介护保险制度及行政部门对护理服务机构的监管情况。参观考察了静冈地域康复促进中心、晃之园养老院、奥山老人院、滨名湖老人介护保健设施、山屋小规模多功能养老设施等,并到静冈福祉大学进行访问交流。

短短2周时间,共听取了8次专家授课,走访了10家机构和社团(东京4家、静冈6家),并2次与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开展访问交流。通过听取专家授课、进行实地考察、开展访问交流,培训团人员对日本的养老制度建设、设施设备建设、服务管理工作、人才队伍建设等方面情况有了深度了解和切实感受,并留下了深刻印象。 




驭信董事长吕超东在日参观学习


驭信董事长吕超东在日参观学习



省养老机构管理及照护服务日本培训团参观日本养老机构

 

    二、日本养老工作的主要特点

日本是一个老龄化极其严重的国家,自1970年进入老龄社会以来,高龄人口迅猛增长,截止2017年底,65周岁及以上人口达3489万,占总人口的27.5%。在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过程中,日本政府和全社会高度重视,共同参与养老产业,主要有以下做法:

()不断健全法律法规,政策体系日趋完善。日本从1960年开始,就不断建立并完善养老服务制度,到目前为止,老年社会福利制度已经比较完善,其中包括建立了老年津贴制度、老年优特政策、长期照护制度等。长期照护制度也称介护(护理)保险制度,是最具有日本特色的养老服务基本制度,主要是指运用社会保险机制,对生活自理能力逐步失去的老年人实施社会化的护理服务。这项制度从2000年开始实行,要求40岁以上的人要全部加入护理保险,为自己在今后能够得到公共护理服务而缴纳一定的保险费。当被保险人需要护理服务时,可以通过向政府相关部门申请,取得必要的资格认定后,得到这一制度所支持的各种护理服务。这种护理服务可以是居家服务,也可以是设施服务。护理保险的参保人(被保险人)分为65岁以上的老年人(1号被保险人)4064岁医疗参保人(2号被保险人)。被保险人在自认需要护理时向地方政府管理部门提出申请,由工作人员上门进行认定调查,或者委托主治医生提出意见,根据电脑计算来推算看护需要的时间,进行首次判定;其后,审查有必要进行什么样的看护,由医生和看护福祉士、保健、福祉的专家组成的看护认定审查会,根据调查的情况和主治医生意见书等,审查确定看护的必要程度,认定的结果通常有三类,一类为“要看护”分1-5级;二类为要支援,分为12类;三类为非必要,需自立。认定结果有有效期限,需要在期限满前60天进行更行手续。有效期内若有身心状况变化,也可以申请认定变更。接受认定的被保险者,负担服务费用的1成或2成,余下的服务费用的9成或8成,被保险的市通过国民健康保险团体联合会,向提供服务的事业单位支付。

(二)支持多元主体参与,建设多种形式、布局科学的养老服务机构。日本在养老服务方面在注重居家养老的同时,多措并举,形成相对完善的多层次的养老服务机构模式,从一般福祉法人到国际知名企业,都投身于养老设施、产品及服务的各个领域。养老机构的类型繁多,以适应不同群体老人的不同需求。比如有普通介护养老机构、特别养护机构、介护保健设施、小规模多功能养老设施等,这次从东京到静冈,我们参观了除高端市场化运营养老机构以外几乎各种类型的带公益性质的养老机构,这些机构接收的老人从低收入到中高等收入的老人。

在收费上,上述机构一般都按入住者的收入来确定交费,收入水平高的老人交费高,收入一般的老人交费一般,低保对象可以免费入住。比如东京的治癒里,高收入老人一个月交20万日元,一般收入老人一个月交6万日元,低保老人免费入住。各种类型的养老机构都非常注重养老护理服务质量提升。

在养老以及为老服务的理念上,日本鼓励老人退休后重新就业,提倡健康老人终身就业的理念,对于入住机构需要一定帮助的老人,也鼓励他们做力所能及的事,尽可能正常生活,体现自身的价值;即使需要介护,也希望老人能正常生活,真正需要帮助的才进行帮助,其他情况下尽可能按老人的意愿进行生活。

在养老机构的设计上,提倡小型化、人性化、生活化,不建超大面积的养老院,而是建设单体规模基本在100张床位上下、贴近老人原来生活区域的养老机构,老人房间任由老人布置,形成老人熟悉和认可的环境氛围。以前日本的养老机构曾流行多人同室,现在则更注意私密性,流行单人小居室,同时建类似大家庭的共同生活单元,流行一般10位老人为一个单元,由指定专业的护理人员负责照护。这种小规模照护方式有利于护理人员了解和熟悉每一位老人的喜好、需求等各方面情况,从而能够为老人提供更为精准的照护服务,同时10位老人和护理人员长期相处、共同生活、24小时服务,形成了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模式。

在功能上整合,建设综合型的养老机构,在接受特护老人入住的同时,服务周边邻近区域其他老人,提供日间照料服务。这次我们参观的晃之园以及浜名湖介护老人服务机构就提供这样综合型的服务。以接收介护老人为主,机构也有提供日间照料服务的区域。

在医养结合方面,所有的养老服务机构非常注重健康管理,力求让每位老人自主生活,与周边的医院签定相关服务协议,有定期巡诊的医生和日常服务的护士。我们参观静冈县社会福祉法人--恒仁会举办的濑名老人公寓则是医养无缝衔接。因为恒仁会本身是一个以医疗为主的集团公司,有医院,入住老人公寓的老人有病就到边上集团的医院看病,治好了回老人公寓,非常方便。

(三)为老服务设施设备极其丰富,设计理念皆以老人为本,精细入微,安全舒适实用。原田镇郎老师介绍他设计的栗木县一个农村养老院时,在设计之初他会和老人一起讨论他们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他会考虑要营造与家人一起的氛围,有亲子活动场所,让老人尽可能自已做些事情,参加到日常生活中来等等。总体来讲,日本的养老机构以及养老的设施设备设计有以下三方面特点:

一是在养老机构建筑设计装修等方面非常注重舒适性,突出人性化。房间以单人房为主,卫生间与卧室零高差,干湿分开,构建公共区域大、个人房间小的设计格局,目的在于引导老人自愿走出个人房间到公共区域活动,提高相聚接触的机会,形成和谐、温馨的大家庭氛围。

二是设施配置突出需求导向,如根据日本人爱泡澡的习惯,日本养老机构专门为介护老人配置高端洗浴泡澡设备,只需要老人躺着或坐着被送入清洗仓,就可以由机器自动进行喷漱,按摩,擦干等步骤;轮椅结合使用的泡澡设备,可将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直接通过浴缸中和轮椅配套的轨道滑至浴缸中,然后将门关上、放热水,老人就可以坐在浴缸里泡澡。

三是细节设置注重精准化,以扶手为例,根据老人的需求度和舒适性,设置的扶手准确且多,高度、斜度、宽度以及扶手和墙面的距离均有规范标准。还有,具备清水冲洗、自动烘干、垫圈加热、抗菌除臭等功能的智能马桶更是方便了老人,减轻了护工工作量。在东京的老人(福祉)用品展览会上,我们看到各种助老设备真是琳琅满目,考虑精细,无微不至,令人叹服。

(四)非常注重培养专业护理员队伍的培养。培训期间,我们访问了松山学园松山福祉专门学校和静冈县福祉大学,这两所学校都以培养专业介护工作人员为办学的主要目的,是培养日本国家执业资格专业护理师的摇篮。静冈福祉大学设有社会福祉学部,包括福祉心理学科、医疗福利学科、健康福祉学科,以培养医疗和福利的融合性人材为中心,对在短期大学所培养的介护福祉士进行更加高度化、专业化的培养,力争使学生成为介护现场的领袖型人材。实行少人数精锐教育,每10名学生配备一名教员,对学生生活和学习进行全方位支援和指导。四年学习后考证,持证人员可以在机构之间有序流动。同时对养老机构人员配备设有最低配比要求,因此在养老机构均有科班出身、专业持证的医生、护士、护理员、营养师等专业型人才。国内目前在这方面差距较大,养老机构工作人员多为“半路出家”、先入行后培养,拥有专业资格证书的工作人员严重缺乏。

除了专业学校的培养,在日本,大众对职业没有高低贵贱的世俗观念,大家把养老护理服务工作视为一份体面的职业,能够被社会所尊重和认可,这让更多专业技术人才非但不排斥,而且有意愿加入到这个行业中,这对于维护养老护理员队伍的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面对老龄化加剧,养老护理人员短缺的最大困难,日本政府还推出了“研修生”制度,通过免学费、就业落户等政策,吸引外国青年特别是东南亚青年前来日本接受培训并从事养老护理工作。

 

三、学习考察的几点启示与相关建议

(一)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尽快完善养老相关制度。实践证明,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满足庞大老年群体的养老服务需求,需要制度的不断完善。日本在介护保险制度实行后,社会力量举办的养老护理机构蓬勃发展,养老护理服务质量明显提高;但日本介护保险制度自2000年建立后,随着老龄化加剧以及人口寿命延长,保险基金的支付增长迅速,难以为继,政府推出征收消费税以弥补基金的不足。我们在学习借鉴日本的经验做法,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同时,一定要充分考虑我们的国情,科学测算保险基金的收费与支付,老年人口的基数以及增长的趋势,建立可持续的长期照护保险制度。同时,建议完善养老产业的各项制度政策,营造公平竞争的养老发展氛围,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科学规划、合理选址、降低准入、规范审批,出台嵌入式养老机构建设与运营补贴政策,鼓励企业、个人、社会组织举办小规模、多功能、单元式的养老机构,引导培育向连锁化、品牌化、集团化发展。

(二)以人为本,要注重设施的科学建设。一是重视科学规划。日本政府部门的福祉局,不一味追求床位数,更注重市场的调节,我们参观的养老机构,入住率都在98%左右,留2%以应紧急入住之需。单个养老机构,床位超过200张的很少,基本按照人口、服务需求、服务辐射范围等因素按需而建。现在我们有些地方,上千张床位的大型养老机构入住率不高。建议今后,我们要更多的研究老年人的养老需求,从需求出发,鼓励因需而建、因地制宜,符合老年人的生活习惯与需求的养老机构建设。二是在养老机构设计上人讲求精巧科学。日本的养老机构设计,注重科学的设计理念,研究老年人的生活习惯与需求,让养老机构融合在整个城区建设中;机构内部尽量让老人走出个人房间,相对要扩大公区服务区域的面积。三是鼓励和吸引全社会共同参与养老事业。在日本,政府办的养老机构非常少,多数养老机构都是社会福祉法人,政府主要实行对社会办养老机构的监管,对入住老人资格的认定,对机构保险基金承担部分以及政府补助的拨付。

(三)要注重提升居家养老服务质量。日本居家养老的比例是70%左右。由于我国的人口基数大,老年人口数量众多,2017年底,仅浙江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就达到1000多万,而日本全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是3000多万。特殊的国情,要求我们更多的老人居家养老,我们的居家养老比例现在是97%左右,这也需要我们目前还要更加注重提升居家养老服务质量。一是要鼓励推动家庭住宅适老化改造,推动既有住宅加装电梯工作。二是要推进提升街道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建设。注重利用社会专业力量打造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升级版,推动更多的镇(街道)建设一家以上兼具日间照料与全托服务功能的示范型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推动居家照料中心委托社会组织运营,以社会组织的专业化运营提升居家服务质量。三是要推进智慧养老工作。建成延伸社区(村)、线上线下的智慧健康养老应用平台,为居家老人提供更好的服务。

(四)要完善相关制度,加强养护队伍的培养。日本经验表明,日本养老工作做得好、质量高,离不开拥有一大批拥有管理经验的队伍和一支专业化的养老护理员队伍。我们也要大力重视管理人员和养老护理员培养体系建设,并不断提高他们的待遇。一是要加强培训。按照《浙江省养老服务促进条例》有关要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应当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开展对管理者和养老护理员职业技能培训。二是要完善认定。针对目前上面对这专业认定在制定设计上的空白,以及我省加强养老服务发展的迫切需要,要注重学习借鉴,善于探索创新,尽快完善对养老护理员培训技能认定后合格后的再上岗的制度,以不断规范养老护理员队伍建设。三是要注重激励。要研究激励养老护理员的办法,可出台办法落实养老护理员特殊岗位津贴等激励措施,促进养老护理员主动来、留得住、精专业、重业绩。

(五)要注重推进康复辅具开发使用。日本由于老龄化比例越来越高,老年人护理问题在日本已经形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这样由于社会需求在增加,以替代·补偿·辅助人生活为目的的康复辅具逐渐被社会认知,开始得到人们的重视,尤其在2000年推出介护保险的时将康复辅具租赁体系纳入的介护保险的支付范围,从而促使日本康复辅具市场得到迅速发展,老人的的确确得到帮助和实惠,老人的自尊心得到保护,老人的自理能力得到加强。重视推进康复辅具开发使用,对人口数量更多的我们来说,意义更大。

()要学习倡导工匠精神。除了以上我们可以看见的政策范本、设施设备、管理经验、人员配备及相关服务之外,我们还深刻体会到了一种看不见的东西,那就是“工匠精神”。它体现在日本为老服务和为老设施无处不在的精细、精准、精巧,这都是长期的、持之以恒的真心为老、设身处地、努力钻研的结果。我们从事的这份养老事业,应该是基于爱心的奉献,基于对老人的尊重和爱护,而不是从中巧取豪夺、粗放经营。“孜孜不倦、滴水石穿”,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精神,我们学习过后,在养老服务事业当中,要坚持传承、兼收并蓄,树立我们的“工匠精神”,竭力推进养老事业更好的发展,全心全意为老人们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提供更好的支持与帮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网站全新改版